醉后相知

请不要再未经我允许在lof内外转载:),是的我就是说lof的那个转载功能,屁事多还任性。qq:3243312496。加我记得验证打lofID!欢迎同好来和我交流脑洞!

不要再问有没有后续了,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时兴起一登号看到唯一一条评论是问有没有后续我也很悲痛。
所有文,都没有后续。
所有文章,不允许转载。
所有文章,除了我的晴博那篇生子,我觉得没有人能写出我想要的后续之外,随便你们拿梗拿设定拿世界观去玩。
这个号也基本就是个尸体,哪怕我哪天一时兴起写后续了,也不扔在这个号了。
望周知。

……本来是这学期课多,打算等放假了再回来认认真真更新码字。
yys你们这么不珍惜你们的游戏你们的人物。
那你们开心就好。
🌚
如你们所见我就是这个意思,坑文,退圈。
我就是个小号,精分玩得可开心了,坑也不想填,那就这样吧,喜欢过我的人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但我大概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非常抱歉。

【酒茨】岂敢妄言·中2

虽说是酒茨,但只在讲酒吞和红叶的相识,所以就不打酒茨的tag了。想了想我还是连红叶的tag都不要打,实在是太嘲讽了。

企图描写一种,绝不可能发展为爱情的绝对友情。但是由于开头作死,红叶仇恨值拉得太高所以还在努力刷好感。

真他妈难。

红叶的性格瞎几把编。

OOCx10086

前情提要:

酒吞虽然意识到自己喜欢茨木了,奈何对方依旧只是个直男迷弟,所以只能想办法占便宜本来想暗挫挫等个几百年之后再去告白,却没想到,被退治了。

——————————————————————————

枫叶飘落是有声音的。

绵软悠长,仿佛带着对枝头的眷恋,从天空坠落,如同修长手指按住了琴弦颤抖,不舍难分。撩人心头一丝思切,念及故土,念及故人。岑岑斯斯,沙沙华华。

落叶琴声,夹着女人的叹息。酒吞童子缓缓醒来时听到的便是这声音。

他的妖力损失过多,勉强汇聚成人形。身体各处莫名掺杂着瘴气的妖力到处乱冲,似乎想要突破皮肤的障碍破壳而出。他皱起眉,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呻吟,却被自己压在了喉咙里,只听到一声模糊的嘶吼。随后一个冰凉的触感贴上了他的额头,从那里输入了温和的妖力,将全身躁动的力量压制下来。

那应当是双女人的手。非常柔软细腻,但是在手指上有着稍硬的薄茧。

还没等他睁开眼睛,女人的声音便从他头顶传来,自然洒脱,没有半分娇吟做作,带着女性特有的尖利,但听起来爽朗有力。

“你这酒鬼,若是醒了就离开这里。”

开口就是赶他走。

酒吞童子虽然不认为自己有倾国倾城的美色,但是至今为止也没有什么女性妖怪给过他脸色看。很好,这个女人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睁开眼睛,落入眼中的是一张绝色的脸,即使是在擅长变化的妖怪中这样的容颜也是少有。她蹙眉而视,不怒生媚,双目含情,施粉淡淡,不漆茶齿,看起来年轻又自由。她的手冰凉,依旧放在酒吞童子的额头上,为他输送妖力。酒吞童子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她的腿上,于是拨开她的手坐起来。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问。

身体里的妖力只不过自己全胜时期的五分之一,而且还多了许多外来的妖力,需要那女人的妖力才能调和相融。酒吞童子坐在一旁,闭上双眼,调息了许久才将身体里的力量全部转化为自己最舒服的状态。那女人一直没有出声,似乎是知道他在做什么。

直到酒吞再次睁开眼睛,她才回答:“自从我在林子里第一次见到你已经一月有余了。”

对于妖怪来说,时间连用日来计算都显得繁琐。但他着实有些不放心,毕竟茨木童子比他伤得严重,他现在也无法感知到他的位置,算算时日,茨木童子也差不多可以恢复到有人形的地步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要帮助自己恢复力量?

“别用你那副眼神看着我,酒鬼!”她看到酒吞童子的视线,似乎非常不高兴的样子,“你受伤太严重了,飘到我的林子里来的时候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吞噬林子里的小妖怪补充力量。但是这里的小妖怪本身就带有强烈的瘴气,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手帮你的。”

“你,名字。”酒吞童子似乎不想听大段的解释,又闭上了眼睛继续调息。

随后那个漂亮的名字落入了耳中,经由那个女子的难得清爽的声音。

“红叶。”

酒吞童子本身是大妖怪,并不需要吞噬小妖作为妖力补充。可他在大江山一战中损伤太多,来到这里时已经意识不清,本能地为了活下去吞噬小妖怪。然而,红叶的枫叶林中遍布了她的瘴气作为保护,那里的小妖也带有这种瘴气,酒吞童子吃下去的妖怪却不能吸收,几乎让他自身爆裂。但是因为他本身的强大,所以他用原本的妖力维持了形态。因此他也就更加需要妖力,如此恶性循环。

红叶本不想惹上这样麻烦的妖怪,只是林子里的随从来报告说东边的小妖几乎都被吞吃殆尽了,为了维护枫叶林中的平静才来察看酒吞童子的情况。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林子变得光秃秃一片,一只妖怪都没有。

“要是我再晚来半刻,我这林子都要被你吃空了。”她说,一双血色的眼瞳带着七分妖媚,天生的,嗔怪也软似流水。这是妖怪独有的魅惑之术,许多妖怪最初都是食人成长,自身的媚色便是吸引人类的法宝,对于妖怪也是一样。最初,酒吞童子便以为茨木童子自身的魅术强大才吸引到他,哪料到是自己被他一双眼睛夺去了心神。

酒吞童子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那女人。等了片刻,她便愤愤地跺脚,离开了。

他虽然已经醒来,但是此时的力量不足之前的五分之一。红叶的枫叶林瘴气可以遮掩他的气息,仇家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找上来。只是……不知道茨木童子怎么样了。

仔细想想,虽然茨木童子说过许多关于自己的事情,却很少说关于他自己的事情。酒吞童子甚至都想不起来茨木童子原本是住在什么地方的。

茨木茨木,多半是在山上吧。可是是哪座山呢?离自己有多远呢?

酒吞童子想着想着,几乎又要沉沉睡去。就在他几乎要陷入沉睡的一瞬间,浓烈的杀意向他袭来。闭着眼睛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锋利的气刃,酒吞童子这才睁开眼睛,去看来敌。

是个小妖怪,杀气腾腾。酒吞童子不认识他,想来估计是什么仇家,掂量一下,自己虽然虚弱,但这样的小妖怪姑且还是可以拿下的。

之后就直接吞噬掉他的妖力好了。

“看招!”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女声,伴随着一片红枫杀来。

小妖怪被枫叶刺入身体,踉跄几步,在红叶和酒吞童子中间有些为难。赶来的女人拧着她的眉毛,咬着红唇,抬手间,袖中已经擒着另一片赤红的枫叶。

“滚!”她道。

小妖怪又看了看酒吞童子两眼,遁入空气中,化为无形,跑掉了。红叶这才靠近了酒吞,理了理衣袖说他:“不过是离开了一会儿就惹上了仇家,你可真是麻烦。”

酒吞童子看着她,没有说话,抱臂在树下坐下,似乎打算继续休憩。红叶见他这样,虽然生气,却也不再走开了,隔着不远的距离在地上坐下。酒吞童子一直看着她,这让她很不自在,脊背发凉。她随手变出一把琴,眼睛避开酒吞童子的视线,弹奏起来。

红叶非常擅长弹琴,她本是人类的女儿,才貌双全,曾受到无数贵族的追求,尤其是弹琴。她的琴声与乐师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的。弹琴是人类的技能,如同弓术一样,要修习许久才能熟练掌握。酒吞童子听到她的琴声时,算是明白了那样一个女人的手上为什么会有一层薄茧。

如同山间的溪流,从高处顺着泥土缓缓滑下,汇成小溪,咕咕咚咚,被人们引入家中,冲过中空的半片竹竿,在最低处溅起,叮,落入水罐中,荡起涟漪,复而平静。是人们拍在手中的洗豆子的声音,是从屋檐坠落的雨滴的声音。

酒吞童子听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待一曲奏毕,红叶短短地舒了一口气。

他问:“你为什么救那个小妖怪?”

红叶压在琴弦上的手稍微一抖,抬眼看他,发现酒吞童子没有睁眼,握紧了右手。

她回答:“我明明是救了你,不知好歹。”

酒吞童子一笑,嘲讽似地哼了一声,翻了个身,陷入了沉睡。坐在一旁的红叶看他睡去,松了一口气,将右手松开,一片红色的枫叶从她袖中滑落到地上,混入地面的落叶中。她的手心都几乎要沁出冷汗,不过她早就不是人类了,所以也只不过是她自己的错觉而已。

酒吞童子即使是受伤,妖力衰弱的时期也如此可怕,浑身的气劲都带着霸道,刀锋一般。他本人并无杀意,对于这些小妖怪也不过是踩死蝼蚁的态度,轻轻拂过,不关心连看也不看一眼。红叶知道自己拼上全力也不过能与此时的酒吞一战。被称为妖王的男人实在太过可怕,他的力量不依赖于任何外在的东西,而是在那身体中源源不断地涌出。

这林中,红叶已经是最强的妖怪了,她是枫叶林的主人,自然要保护这里的生灵。有不识好歹的小妖来挑战酒吞童子,她不能坐视不管,任由酒吞童子将她枫林中的妖怪吞噬。她才是主人,哪怕她的力量无法与酒吞童子相提并论,也绝不会任由别人在这里撒野。

她的手指按住了弦,逼停了因为酒吞童子妖力颤抖的妖弦。这把琴是妖琴师赠予她的,是那坏脾气的美人难得亲手制造的琴,由妖怪的骨为琴体,抽出妖力凝成丝线为弦,是很难得,却也相当残忍的乐器。

琴声自然也是乐器中的上品,美妙自然,弹到情动之处,手不动而弦自动,颤颤凄凄,如同妖怪哀鸣,但又带着琴声本身的温柔,令人不寒而栗。妖怪们却都是喜欢这种琴声的。

妖怪并非天性残忍,只是将人类所谓的残忍之事当作日常而已。

这枫叶林中满天的枫叶从枝头飘落,仿佛永远也飘不完似的。酒吞童子已经恢复了大半,却还是没有离开,依旧坐在枫树下阖着眼皮,似乎是睡着了。但是红叶知道,这位相当喜欢享乐的大妖怪绝不会容忍自己坐着睡着。她停下了双手,依旧是隔着不近的距离看着他。

然而她还停了没多久,树下的妖怪就开口了:“继续弹。”

一向不是被人使唤的红叶反而更不想继续弹奏下去了,皱着眉毛问:“你这酒鬼,到底什么时候能离开?”

“哼。”酒吞童子似乎是冷笑地回了一声,“本大爷在这里休息,应当是你的荣幸。”

“你的酒臭味就足够让我讨厌了。”

“真是多事的女人。”酒吞童子嘲讽道,“想要本大爷走至少也要拿酒来,拿出好酒饮到尽兴之后再说。”

原本就只是刁难之言,酒吞童子知道这女鬼是不喝酒的,自然也找不来好酒。但是他没有想到,第二日,她带来的就不是琴,而是一壶酒。

“这是我的手下去你以前居住的山上取回的神酒。”红叶这次靠近了一些,端坐在他面前,挥手之间,一张摆着酒碗的小桌就出现在她和酒吞童子中间。她似乎已经不在生气了,也不再皱着眉毛,只是用有些无奈地语气说,“你喝完就离开吧。”

酒吞童子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举起酒盏,让红叶为他倒酒。红叶虽然不耐烦地撇了撇嘴,但还是顺从了。女人绝色的美貌染上了淡淡哀愁,修长的手指扶着酒壶,坐在酒吞童子面前,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酒盏。

待酒液盛了七分,酒吞童子这才稍抬手,示意她可以停下了。

杯盏凑到唇边,酒吞童子却没有倾斜那浅窄的器皿,只是停在那里,垂着眼睑看着酒杯中的液体。

“你在看什么?”红叶问。

“酒。”酒吞童子回答,随后缓慢地将酒液饮尽,仰着头,迟迟没有放下酒盏,“全都是血腥味。”

先不说人类那边已经把他们退治酒吞童子的故事散播得人鬼皆知,光是看到酒吞童子最初来到林子时的样子,红叶这样聪明的人就已经猜到了事实的大半,只要让手下出去调查一番就能拼凑齐完整的事件来。此时酒吞童子的话,她自然也是听得懂的。

“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是这样爱惜手下的人。”红叶嘲讽道,“狂妄自我。”

酒吞童子反倒笑了,回答:“正因为如此,我才是王,而你不是。”

“只可惜你的大江山已经被人类染指了,你这鬼王也不过是虚名而已。已经失去拥护的鬼王还算是王吗?”

不,酒吞童子还未思考就想反驳,不过还是咬住了那几个字,伸手让红叶继续倒酒。

只要茨木童子仍然在他的麾下,他就依然是王。

他是那个妖怪永远的王。

“你在笑什么?”发现那男人露出了微笑,红叶只觉得不寒而栗。

“想起了一个烦人的家伙。”酒吞童子自言自语道,“也该找来了。”

TBC

难得有勇气再去碰之前的酒茨,想着只要能写完它我就能和过去告别,却没想到还是太难了。
这个cp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切至灵魂,到了我搭建起宫殿抑或是牢笼,将他们囚禁起来的程度。
自私至极。
红叶也是我相当喜欢的女孩子,但她的性格却成了最难处理的东西。
想要抛弃过去的心,和我依旧浅薄的文笔依旧浅薄的思想一样,虚弱无力。
有时候在想啊,被太多的人喜欢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一旦和人扯上关系就意味着责任,后面拿出手的东西就绝不能比之前的差,不能敷衍不能随便,甚至不能放弃。
我已经放弃了太多东西了。
我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任何太太,我只是希望,我喜欢你这句话能传递到我喜欢的人那里去,连同我支持你这句话一起能让她走下去,然后太太回我一句“谢谢”哪怕不知道我是谁也没关系。
不过好像我自己都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嘛,我就深夜抽个风,晚安。

贱虫圈这几天闹的好凶啊。
全都取关,等闹完了再关注回来。

打着亚梅tag写梅林x亚瑟……

我……

应该没看反……

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混乱邪恶的人?

世界上最复杂的大概是人心吧。
有时候完全看不透有些人在想什么。
比方说我看到宝贝在盯着天空发呆,我问她你在想什么,她回答:我在想一会儿去食堂吃什么。
有时候我看到她握着笔笑得很开心,估计就是想到了什么搞笑的剧情。
但是有时候她就只是整个人放空地坐在那里,我问她在想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
我有时候也搞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像我这样的人大概是很难成为专业的写手的吧,毕竟真的非常任性,更文的长度频率质量都看心情看灵感,而且后继无力。三分钟热度挥发完了,也就完了。
虽然没有什么节操但是奈何道德观念太重有时候会很偏执。
因为固执的定义什么是爱所以根本无法接受别人的做法。
写文季节性很强。这么说简直和天气一样。

今天更不更文呢?
感觉没什么好写的诶,还是想打游戏。
基三使人颓废。
我想把唐清恒养成个定国渣男炮。

宝贝说她给我搞了个炮哥号叫唐清恒,捏脸是这样的,设定穿她最喜欢的定国。
我问:为什么要选这个捏脸
她回:因为看上去就是个渣男
我:??????!?!我唐清恒那么好个人你说他渣男??!?
她:这个炮哥按照你的喜好肯定是死了情缘就到处乱撩的类型啊
我:我没写啊?!?!!
她:没事你心里肯定是这么想的
其实我还真的是这么想的,不靠谱的大哥,身手好到可以和明教打架虽然多数情况打不过,除了家人之外谁也不关心,到处乱撩,渣男,花心大萝卜
万花丛中过,花香不溢身。
是的虽然我萌点很奇怪但我超喜欢这样的。

茨木的皮肤……超攻。

想搞水仙!【等等

但是又没有名字拿来区分哦,好纠结。